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传销  >> 货币传销  >> 查看详情

深扒!披着“数字货币”外衣的传销组织如何混进币圈

来源: 防传防骗联盟  日期:2019-11-09 15:44:22  点击:649 
分享: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使用价值20万的Vertu手机、开着价值数百万的“豹子座”玛莎拉蒂、办公室两米长的浴缸里养着珍贵的珊瑚虫、租用在十分豪华的办公楼上…….数字货币传销教头们过着世界富豪一般的生活。

  而与之相反的是,他们的传销教徒们如同在烈狱般,还不断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血汗钱供奉上去。

  据最新发布的《互联网传销识别指南》披露,有26种号称数字货币的币种被认定为骗局,其中大部分都被传销组织用来从事非法活动。

  这些打着创新名义的“数字货币”,一诞生就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蕴含着不可预料的巨大风险,实质上就是一场披着互联网外衣的庞氏骗局。

  数字货币大潮来袭时,传销组织在狂热的投资氛围里戴上各种各样的面具,悄悄混进了币圈。

  一、正统数字货币上的“寄生虫”

  2017年12月28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段某等35人组织、领导维卡币传销活动一案二审公开开庭宣判,涉案金额达16亿余元。

  被世人抛弃而垂死挣扎的维卡币仿佛又被当头一棒,奄奄一息。

  究竟是怎样的“数字货币”能让这么多的投资者尾随其后为其疯狂着迷?

  2014年维卡币诞生,之初类似于比特币,被誉为继比特币之后的第二代加密货币,更被追捧为既继承了比特币的财富增值属性,又附有创新的金融思维和理念,其增值速度或超比特币。

  事实上维卡币的模式很简单:投资人购买账户后,便得到相应的代币,利用代币“挖矿”,就能获得相应的维卡币回报。

  但其2014年9月底进入中国市场后,便离其“初心”越走越远。

  “未来世界主流货币之一”、“只需几百元就能让你在几年内身价上百万”的口号在中国如妖风般吹开,大批疯狂的“粉丝”深信不疑。

  而对于这些“粉丝”来说,要想获得“维卡币”首先必须花钱成为会员进行“挖矿”,然后根据“维卡币”的市值进行买卖。

  值得一提的是,投资人想自行卖出“维卡币”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想要变现或者退出投资,只能转让整个帐号给他人。

  如果想要快速回本或获取更多收益,就只能发展下线“推广”,发展下线可获直推奖、对碰奖、代数奖等奖励,而此后这个下线再拉人,还可以继续拿到提成,这实际上已经涉嫌传销

  这导致维卡币投资者中,主要有两种人,一种是彻底被洗脑的;另外一种则很清楚地认识到这就是一个骗局,但就想浑水摸鱼。

  陈满的维卡币传销案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这是证明我自己的最好机会,维卡币就是未来”,陈满激动的对记者说。

  这个蒙冤坐牢二十余年后重判无罪的中年男人,拿着政府赔偿的200多万元,充满了对成功的渴望。

  不过在投资了一百万元的维卡币后,陈满就“消失”了,疑似陷入传销陷阱。

  悲剧一直在发生,仍然有其他几十万个“陈满”在遭遇这样的骗局。

  “维卡币是一个庞氏骗局,其策划者应当被拘捕”,布鲁斯·芬顿,比特币基金会的创始人在接受Cointelegraph的采访时称。

  而这种类型的新型传销方式已经多次被应用在其他所谓的“数字货币上”,如暗黑币。

  我们所熟知的达世币改名前就叫暗黑币,或许受到“传销版”的暗黑币影响而改名。

  所谓的“传销版暗黑币”是不存在的只是他们骗子系统虚假制造出来的数字。

  这种数字只能在他们系统里流通,也就是会员之间来回转换,不能充值到正规暗黑币钱包里,也不能在正规暗黑币交易平台交易,其实是一堆垃圾数据而已。

  这种新型的骗局不过是传销组织在数字货币上的寄生虫,通过吸取寄主身上的血来获得生存。

  二、拉政府大旗撑腰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类传销组织通过包装把自己打扮的无比正式,里面早已不堪入目。

  2015年,一个名为“百川币”的传销组织召开700多名会员参与的“百川世界互联网峰会”。

  会议地点选择在中部某省一地级市市委党校,该市副市长到会致辞,商务局局长、副局长等领导干部一一出席,政府的背书让其愈发肆无忌惮。

  当全民陷入不理性,甚至连官员都参与到这场疯狂的盛宴中时,其疯狂的魔爪已经深入社会的各个角落。

  据悉,福建百川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周运煌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便建立起“百川币”多级金字塔形传销活动王国,范围涉及24个省区市90余万会员,会员层级多达253层,涉案金额21亿元。

  一条条肮脏的金钱血流从这些百川币的运作者的手中穿过。

  而百川币这种所谓的“数字货币”完全是空穴来风,根本不存在。

  这种为自己作秀,通过正面官方形象为自己站台的传销模式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从2016年2月份开始,“中华币”打着“中国人自己的虚拟货币”等旗号在网上宣传“发财梦”。

  “中国第一虚拟货币”、“中管院主管、国家大力扶持”等口号十分吸引眼球,但经警方调查发现其非真正的虚拟货币,而是打着虚拟货币幌子发展下线、集资敛财的“网络传销”。

  三、高返利钓饵钓你没商量

  贪婪是人性之一,人们在追逐更高的利益的同时经常失去判断力。

  2016年4月27日注册成立之后,跨亚欧公司一度只是一个空壳公司,注册地和办公场所是一间不足40平米的小房子。夏建荣是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而2017年,他却成了亚欧币特大网络传销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

  这一特大网络传销案被警方破获时,已在10个月内吸金40亿,发展会员近5万人,账上资金缺口达30亿元。

  经警方调查,此次传销案约40.6亿元中约10亿元用于会员高额返利,约27亿元用于会员提现,剩余3亿余元被夏建荣一伙非法占有。

  通过高额返利,夏建荣牢牢地将亚欧币和投资者拴在一起。

  并且他们声称只花5角钱买入,不到1年时间就能有超5倍的盈收。

  换言之,如果投100万元,到期可以拿到超500万元。并且,他们谎称“亚欧币”能够在市面流通,还怂恿会员介绍亲朋好友一起投,收利息的同时还能获得返利。而事实上亚欧币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东西。

  “数字货币这种高回报、没有实体产品、靠拉人头吸收资金的模式,正符合传销的特征。”夏建荣在狱中对民警说。

  打着虚拟货币的旗号,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公司化运作为包装,“亚欧币”不仅骗过了众多投资人,还一度避开了当地政府的监管。

  事实上不只亚欧币一家通过高返利的传销模式来吸引投资者,如烯量币等多种传销组织都是通过这种高返利的模式将投资者吸引过来。

  四、网络上发展下线

  “错过了比特币、莱特币,不可再错过V宝了。”

  “船王奥纳西斯家族旗下投行对V宝赞不绝口,首期1000万欧元投资将于近期公布。”

  这样的信息出现在各个V宝网络社区里,众多玩家在其中兴奋地交流着关于V宝的一切。

  一根根网线连接的不仅仅是因特网,更是一张巨大的传销网络。

  V宝,又称作Vpal。据组织者宣传,V宝是新一代虚拟货币,购买持有V宝后,便得到相应的算力,即可以获得相应的V宝币回报。

  但想要得到更多的收益,必须要进行推广,即发展下线,将下线的钱包附在自己的钱包下面,便可得到相应的推广算力,获得更大的收益。

  传销组织者擅长将简单的东西说的很复杂来迷惑投资者,v宝的模式其实不过是将传销线下的拉人头的方式搬到网络上,而v宝就是就是拉人头的噱头。

  与比特币最早的玩家多为金融、IT业人士不同,V宝的受众一开始就多为企业主、个体商户等中年人,在江浙地区尤盛。

  根据V宝官网宣称的数据,目前这一虚拟货币每天的交易资金量都在3亿元以上。知情人士称,V宝卷入的玩家人数,多达10万之众。

  “他们是穿着虚拟货币外衣的传销组织。”一位曾经的玩家对记者表示。

  这种网络上拉人头的玩法同样吸引了其他众多传销组织的注意。五行币,k币等诸多传销组织纷纷效仿,不过似乎都没活多久。

  货币的分布式网络节点和传销的发展下线似乎在某个节点上找到融合点,并被不法分子运作在新型骗局上。

  而“数字货币”里的传销组织远远没有清理干净,随着数字货币的发展,新的骗局仍然会不断换着花样出现。

  对于公众来说,最重要的或许是少一点贪心,多一点戒心。(来源:45区)

相关

    暂无信息